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18挂牌无字天书 >

118挂牌无字天书

无字天书免费阅读_无字天书免费阅读_百度真的有吗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1-10 点击数:

  郭朴风道:“我师傅就是玉面书生啊。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江湖中人都是叫他玉面书生的。”

  乌鸦喃喃地道:“原来玉面书生还有一个徒弟呀,我怎么不知道?”凭多年的江湖直觉,他忽然觉得有一件事哪里不是太对劲,但是却说不出问题在哪里。

  郭朴风道:“灵乌清淤膏涂抹后一个时辰内效果最好,你赶快抓紧时间疗伤吧,免得错过了最佳的疗伤时机。”

  这清污灵於膏是治疗内伤的圣药,涂抹之后无论是多么严重的内伤,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。没过多久,乌鸦等五人头顶上便有丝丝白气冒出,脸上也有了红润。

  郭朴风道:“大哥,他们所受的内伤着实不轻,需要静养几天才能完全康复。咱们送佛送到西,救人救到底。还有几个时辰天就亮了,咱们趁这段时间去打几味野味来,供他们白天充饥吧。”

  郭朴风见五人正在运功疗伤,也不和五人打招呼,拉着郁清风悄悄地向林子深处走去。此时子时已过,正是万物沉睡的时候,郭朴风和郁清风在树林中转了两个多时辰,直到东方鱼肚白隐隐出现才发现了一个野獐子。

  郭朴风和郁清风两人分两头围堵獐子,自是手到擒来。捉到獐子后,郁清风道:“只怕一只獐子还不够他们吃的。”郭朴风道:“一个獐子我都于心不忍了,怎可再多造杀孽?若不是他们重伤后急需补充食物,这个獐子我都不愿意杀掉。”

  郭朴风道:“小动物也有生命啊,生命都是平等的,每一个生命都应受到尊重。”

  郭朴风道:“我们却也不忙着回去,我看着树林中颇有许多味道鲜美的菌菇,咱们不妨多采摘一些,给他们熬汤喝。”

  郁清风道:“那也不错,总比杀害生灵强一些。”两人哈哈一笑,又在附近采摘了许多野生菌菇,这才满载而归。

  两人辨别路径,回到乌鸦等五人疗伤的地方,却发现五人都已不在原地了。郭朴风道:“奇怪,他们的伤势未愈,身体还不宜过多地活动,这么急着去哪里了呢?”正自纳闷,忽听郁清风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站在那个深洞的洞口处,大声道:“二弟,快过来看!”

  郭朴风闻声赶紧跑过去,不由惊得目瞪口呆,做声不得。只见洞中丢满了尸体,仔细看去,正是乌鸦、蟾蜍、蜈蚣、阮通、赵天和钱顺等六人的尸体。

  过了半晌,郭朴风才道:“是谁杀了他们?”郁清风摇了摇头,似是在沉思。郭朴风忽道:“快看,这里有字迹!”

  郁清风道:“按照那留下的字迹来看,一定是魔教中人对乌鸦等人所办的事情不满意,所以就把他们给杀了。”

  郭朴风惊道:“不会吧,昆仑派这两个人并不是魔教中人啊,怎么这两个人也死了?”

  郁清风道:“这道理就更简单了,魔教中人既然连自己人都会杀了灭口,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又有什么杀不得的?”

  郭朴风摇了摇头,道:“魔教中人怎么能这么心狠手辣,连自己教中的弟子都随意杀害?我还是不敢相信。”

  郁清风也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郭兄,乌鸦他们都被你师傅给骗啦!他们到死还不明白其实他们想要的那本无字天书不在你师傅手里,而是在你手里。不是吗?”

  郭朴风点点头,道:“那倒也是。早知如此,我早点把无字天书给他们就好了,免得平白无故又多死了几条性命。”

  郁清风道:“二弟,江湖中的事情,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。118论坛1824女性植发过程有哪些即便是你把无字天书给了他们,焉知他们之间不会起什么内讧?不过现在我们两个可要处处小心了,说不定我们已经被魔教的人给盯上了。”

  郭朴风昂然道:“被他们盯上更好,如果他们来找我要,我就把无字天书给他们,正好以此来逼迫他们不要再乱杀无辜了。”

  郁清风摇了摇头,道:“不成。无字天书关系重大,魔教早就有一统江湖的雄心壮志,如果让他们得到无字天书,岂不是如虎添翼?这将会给江湖带来更大的灾难与杀戮。依我之见,我们还是在剑术大会上把无字天书交出来,让天下英雄共同处置比较稳妥。”

  郁清风点了点头,道:“所以我们要时刻小心,想尽一切办法,把无字天书保留到八月十五日剑术大赛上才行。”郭朴风点了点头。

  当下两人把深洞中填满了土,把乌鸦、阮通等人草草埋了。郭朴风拜了几拜,道:“这个深洞本是你们挖来陷害他人的,没想到最后却成了自己的坟墓。你们生前争名夺利,一刻不停地打打杀杀,希望死后能够大彻大悟,痛改前非,早日超生。”

  郁清风心想:二弟的言语颇含人生哲理,但这名利二字,岂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?岂不见有多少世人奔波劳苦一生,无非就是为了名和利这两个字。世人争名夺利,到头来却成了名利的奴隶,即可叹复又可悲,但这道理又有几人能懂?

  像二弟这样浑然天成,心中毫无名利之人,世上又有几人?这样的人,按理说应当活得快活些,潇洒些,但是二弟真的很快活吗?他的心中,不是也有放不下的心结吗?真要做到大彻大悟,又谈何容易!

  想到这里,他忽然又想:我今天是怎么了,为何突然想这么多?难道是听了二弟的话有所触动?微微一笑,不再去想这些事情,跟着郭朴风向坟墓拜了几拜。

  既然五人都已死了,郭朴风便把那只獐子放生了。两人胡乱吃了一些野菜果腹,又休息了一会儿,便继续向长安城赶去。

  两人既然知道前方可能会有魔教的埋伏,索性便舍弃官道不走,反而净是挑一些荒僻的山路、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而行。两人风餐露宿,小心翼翼地走了三日,倒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也没有见到几个江湖人物。

  两人知道,再过两日,只要安全到达长安城内,找到苦禅大师,有苦禅大师撑腰,就再也不用担心魔教中人偷袭了。因为魔教中人再胆大妄为,也不敢在苦禅大师这种绝顶高手面前公然抢劫。

  两人行了几日,俱是万分小心,但两人心念十分坚定,一定要把这本无字天书安全带到苦禅大师面前,因而两人反而一点也不觉得辛苦。这一日太阳还未落山,忽然下起了浓雾。这雾来得好大,像是从天空中泼洒下来的一般,转瞬间便挡住了两人的视线,三丈开外一片雾霭蒙蒙,什么也看不清楚了。郭朴风和郁清风两人怕在大雾中行走错了方向,于是便放缓了脚步,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。

  两人又向前走了一段路,恰巧看到前面浓雾之中似有一个小茅屋,屋顶炊烟袅袅,似乎是有人在生火做饭。郭朴风道:“太好了,前面有户人家,我们正好可以前去借宿一晚。”郁清风道:“好,不过一切需小心为宜。”

  两人快步向小茅屋走去,只见小茅屋前面是一个小小庭院,围着庭院的篱笆早已破败不堪,根本起不到围栏的作用。院子内有几只母鸡在啄着食物。

  郭朴风大声叫道:“有人吗?”良久,屋内并没有回声。 郭朴风道:“奇怪,难道屋里没人?不像没人的样子啊。”

  两人推开柴扉,进入小屋之中,顿觉香气扑鼻。小屋中温暖如春,中间放着一张小桌子,桌子上面摆放着两碗米饭,一壶酒,还有几个小炒菜,还在热气腾腾地冒着白气。 小屋十分简陋,一共只有两个三个房间,其中一间是卧室,另外一间是厨房。两人找遍了三个房间,却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
  郭朴风奇道:“这可怪了,这些饭菜明明是刚做的,厨房锅灶里的火还在烧着,这主人跑哪里去了?”

  郁清风道:“这真是让人猜想不透。二弟,我看这小屋之中处处透漏着古怪,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好。”

  郭朴风望了望桌上的酒菜,道:“可是这些酒菜会不会是专门给咱们俩准备的?你看,桌子上面恰好摆了两副碗筷。”

  郁清风道:“焉知这不是魔教设下的圈套,知道咱俩几天没吃上一口正经饭菜,因而故意引诱咱们两个吃,饭菜里面却下了毒药?”

  郭朴风点点头,道:“有道理。那咱们还是走吧,省得在这里反而让肚子里的馋虫作怪。”